湘約非洲丨援非醫生鮮為人知的故事

湖南省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www.vitinhkhangdang.com 發布時間:2019-06-23 07:41 【字體:

  6月22日,湖南第21批援塞拉利昂醫療隊和第17批援津巴布韋醫療隊從長沙啟程,奔赴遙遠的非洲執行醫療援助任務。

  這樣的出發,始于1973年,湖南省第一支援助塞拉利昂醫療隊踏上廣袤無垠、熱情奔放的非洲大地,開啟了湖南援外醫療的歷史篇章。1985年,湖南省又增加了向津巴布韋派遣醫療隊的任務。時光荏苒,湖南醫療援非的步履已經走過近半個世紀。

  46年來,湖南省先后派出長期援外醫療隊員36批468人次,短期援外醫療人員13批157人次,醫療隊共完成病人救治83萬人次,手術20余萬臺,成功實施了許多在當地無法開展的手術。

  他們遠渡重洋,面對重重困難,以堅韌不拔的意志和人道主義精神,克服艱難,成為守護非洲人民健康的“白衣天使”。這期間,有數不清的坎坷,也有道不盡的感動;有奮斗的艱辛,更有醫治的喜悅。

  攻堅克難,湖湘勇士與非洲人民風雨同舟

  木棉樹是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象征,參天的木棉樹就像英雄一樣守護這一片土地。位于弗里敦市郊的中塞友好醫院,也有一棵枝葉繁茂的木棉樹,見證著來自中國湖南“白衣天使”們的仁心仁術。

  有天晚上7時許,第20批援塞醫療隊婦產科專家許晚紅接到產科病房護士長電話:一位產婦產后出血不止,危及生命。

  忙碌了一天的許晚紅顧不上休息,直奔產房。這是一名25歲的產婦,還沒來得及感受初為人母的喜悅,就出現了大出血。塞拉利昂沒有血庫,如果產婦不及時止血,無疑是死亡。

  生命危在旦夕,但產婦特別怕痛,夾住雙腿,不肯局麻做縫合。在許晚紅耐心地解釋和安慰下,產婦勉強開始配合治療。

  產房設施簡陋、無專用無影燈,而產婦裂口很深,照明根本無法達到裂傷的部位,使陰道手術難度異常增大。憑借多年的臨床經驗,許晚紅借助手電筒等照明工具,精準修補裂傷部位,控制了出血,挽救了病人。

  產婦、家屬及塞方護士紛紛豎起大拇指點贊!而許晚紅疲憊地離開了手術臺。

  外人不知道的是,這位患有亞甲炎的女醫生,當時正處于甲狀腺功能減退階段,疲勞、乏力,需要休息。中塞友好醫院條件簡陋,沒有甲狀腺功能的實驗室檢查,家人不放心,想讓她回國檢查、治療。但中塞友好醫院只有她一個產科醫生,許晚紅選擇堅守,每天穿梭在病房與手術室。家人一再催促她,她總是回答:“這里的病人多,只有我一個醫生,我實在走不開?!?/p>

  在日常的工作中,醫療隊員克服停水停電、缺醫少藥等困難,抗擊艾滋病、瘧疾、傷寒、霍亂等傳染病的危害,共同完成了一場場守護生命的跨國救援接力,填補了一項項當地技術空白。而在最危難的時刻,中國醫生和非洲人民站在一起,患難與共、風雨同舟。

  2014年,埃博拉病毒肆虐非洲,塞拉利昂疫情嚴峻。這是當今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性出血熱,感染性強,死亡率極高。

  危難之中,湖湘勇士挺身而出。2014年8月11日,由湘雅醫院徐道妙、沙新平及長沙市疾控中心張恒組成的湖南赴塞拉利昂國際醫療救援首批專家組,啟程赴塞。這支醫療隊從接到通知到組建完成,前后總共不到20小時。

  2015年5月,由40多名湖南醫務人員組成的中國(湖南)第五批援塞抗疫醫療隊,再次奔赴塞拉利昂。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感染病科主任黃燕是中國(湖南)第五批援塞抗疫醫療隊中的一員。4年前的那段生死之旅,黃燕記憶猶新。為了抵御埃博拉這種烈性傳染病,即使在35攝氏度的高溫環境下,醫護人員也必須穿著厚厚的4層防護服,戴3層手套,套4層鞋套。每完成一次任務走出隔離區,衣服都能擰出水來。

  但他們依舊不辭辛勞,毫無怨言,只為一個共同的目標:讓更多病人恢復健康,回歸正常生活。

  援塞抗疫醫療隊共接診39名疑似埃博拉患者,其中3名埃博拉確診患者全部治愈出院,實現了100%治愈,創造了生命奇跡。

  授人以漁,中醫在非洲大地開花結果

  “我們的醫療援助既要‘輸血’,幫助他們改變當地落后的醫療設施現狀;又要‘造血’,努力提高當地醫務人員的醫療技術水平,為當地培養一支本土的醫療骨干隊伍,才能長久為非洲人民帶去健康?!钡?5批援津醫療隊的泌尿外科醫生舒建平,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經常思索,如何更好地做到“授魚”和“授漁”?

  于是,他利用每周的病例討論會,給當地醫務人員開講座,積極籌備建立泌尿外科微創中心。在接下來幾批援津醫療隊的接力和中津“對口醫院”項目的支持下,津巴布韋的帕瑞仁雅塔瓦醫院泌尿外科中心有望成為撒哈拉沙漠以南最大的泌尿外科中心。

  塞拉利昂民眾喜歡頭頂重物搬運物品,所以嚴重的頸腰腿痛患者特別多。在第18批援塞拉利昂醫療隊謝偉彬等中醫科醫生的努力下,艾灸、拔罐、針灸、推拿、膏藥等傳統中醫特色療法,為患者消除病痛,備受歡迎。

  “剛來時可不是這樣?!敝x偉彬回憶往事,不禁莞爾。當時,中醫在塞國不知名,他出診第一周的病人可謂門可羅雀。謝偉彬心想,這可不是辦法,于是開始免費為導診分診的當地護士診治腰痛。

  有了護士的“口碑”,中醫開始受到關注。在相繼治好了塞國軍方醫院總護長的右踝關節創傷性關節炎和電視臺男主持人的腱鞘炎后,越來越多的人慕名而來,有些甚至驅車五六個小時遠道而來。

  謝偉彬有了一個外號:“疼痛殺手”。當地醫護人員會在工作間隙跑到他的診室看針灸如何給人治病,會好奇地摸摸擺放在他辦公桌上的針灸模型。他精心培養了一名本地醫生,使中醫在塞國開花結果。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近年來,湖南省持續實施了“對口醫院”“光明行”和婦幼健康工程等10個項目,以輸出中國模式、貢獻中國智慧為主要方式開展了援外創新工作,幫助非洲醫院開展重點科室建設。目前,津巴布韋宮頸病變防治中心已初具規模;塞拉利昂的眼科中心、中醫標準化診室、創傷急救培訓中心、中國式標準化兒科病房已運轉正常,病理遠程診斷已經實現。

  持之以恒,用愛澆鑄中非友誼的橋梁

  第19批援塞醫療隊隊員向娜有一條珍貴的手環。手環的制作者,是一位來醫院借“光”求學的非洲小伙阿爾法。

  “我抵達塞拉利昂沒多久,就接到了上一批隊員張曉的信息,托我代為照顧一名長期在醫院借路燈讀書的高中生,名叫阿爾法?!毕蚰日f,后來和少年的交談中得知,他家晚上沒有燈,在照顧住院爺爺的同時,他每晚都會在醫院的路燈下復習功課。爺爺出院后,他也每晚步行近一個小時到醫院,就為了蹭幾個小時的路燈學習。

  阿爾法的遭遇和精神感動了大家,隊員們有送藥的,有送充電臺燈的,有提供診室給他看書學習的。

  2018年春節過后的一天,向娜在醫院見到阿爾法。他滿臉洋溢著燦爛的笑容,興奮地告訴向娜,他通過了大學的入學考試。

  就在她援外任務結束,即將回國之際,阿爾法給她送來了精心準備的禮物。

  “他把禮物親手戴在我手上,是一根用織帶編織的手環,我還看到他手機里正播放著編織的教學視頻。他是現學的。我跟他擁抱了一個,合影留念后,他反復道謝,說以后如果有機會到中國讀書,一定去找我?!毕蚰绕诖?,有朝一日能和阿爾法在中國相見。

  到特殊教育學??赐⒆觽?,到偏遠地方義診,是援非醫療隊的“傳統”。每當他們踏入學校,小朋友們就熱情地抱住隊員們,“叔叔”“阿姨”叫得格外親熱。每次外出義診,總有當地群眾熱情圍攏過來,豎起大拇指,爭相同隊員們合影。這些都是中非深厚友誼溫馨的縮影。

  46年來,湖南援外醫療工作獲得了諸多殊榮。援外醫療隊員中,有的被評為“全國最美援外醫生”“埃博拉出血熱疫情防控先進個人”,有的被受援國總統頒發金字獎章,有的獲得受援國政府和衛生部頒發的勛章、榮譽證書和嘉獎。他們被譽為新時代“平民英雄”“最受歡迎的人”。

 ?。ㄎ?段涵敏)

信息來源: 湖南日報    責任編輯: 喻琢
相關閱讀